2017年06月01日 北京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花卉报 > 新闻 > 花店花艺 > 深度好文 >

好戏连台十六场花艺演绎中外风潮

2017-06-01 10:32:12|来源:花卉报|作者:陶樱楠 霍丽洁

摘要:5月10日至12日,第十九届中国国际花卉园艺展览会在上海国际展览馆隆重召开。


 记第十九届中国国际花卉园艺展览会花艺表演 

  5月10日至12日,第十九届中国国际花卉园艺展览会在上海国际展览馆隆重召开。在两天半的花艺日程里,从现代插花到传统插花,从婚礼布置到商业花礼,从盆栽组合到少儿花艺,欧式花艺、韩式花艺、日本花道、中国传统插花,16场花艺表演紧锣密鼓,呈现了一场缤纷的花艺盛宴。
 
娜塔莉亚·茨兹科(NataliaZhizhko):以花作画来一场春夏秀

  “爱花之心是从内心去观察每一朵花,和它互动、和它对话,把它视作最珍贵的朋友。”俄罗斯设计师、欧洲杯冠军娜塔莉亚·茨兹科(NataliaZhizhko)的开场独白诠释了她对花艺的解读,也表明这场以“春夏”为主题的花艺表演内涵。事实上,表演尚未开始,舞台上依次排开的7件架构作品就已经吸引了现场观众的目光,短短几分钟时间台下便已座无虚席。
  麦穗、圆木片、竹丝经过串联、重叠与交错,形成一把厚重而沉稳的“大伞”。鲜花会被置于竹丝上,还是圆木片上呢?不,都不是。娜塔莉亚在“大伞”的顶部做起了文章,郁金香、芍药、奥斯汀花园玫瑰悉数登场,再配上她最爱的菟葵,整个作品像极了悬浮于伞状山顶的空中花园。“菟葵是只有这个季节才会有的花材,我们使用它不完全是因为花材本身,更重要的是它表现出的强烈季节感。”娜塔莉亚说。
  芍药也是春夏之交的盛产花材,备受大家喜爱。娜塔莉亚以深色树皮制作出手捧花架构,将芍药、绣球与菟葵层层叠叠交错放置,肆意绽放的花朵不仅赋予了作品欢愉感,也遮住了架构的痕迹。记者注意到,娜塔莉亚会在插花时反复观察花朵,就像是在与之对话。她认为,相比可周年供应的花材,芍药、菟葵显得更为难得,因此会让人莫名期待,并试图呈现出它们最美好的一面。
  当然,异质材料搭配鲜花也是不错的选择。柔软的金属丝线经过揉捻,团成大小不一的圆球,然后串起,灿烂的金色原本就很抢眼,再搭配黄绿色花朵,赋予了金属更加鲜活的生命力,色彩也愈发活泼起来。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娜塔莉亚随后亲自演绎了她的手捧花作品,一时间场下闪光灯频频亮起。
\

俄罗斯设计师娜塔莉亚·茨兹科(NataliaZhizhko)

 
约翰·伊曼纽尔·格里马(JohnEmanuelGrima):为婚礼设计增加一些创意

  一场婚礼花艺设计,最重要的莫过于氛围的营造,因此,花门与桌花总会让设计师下足功夫。澳大利亚设计师约翰·伊曼纽尔·格里马(JohnE鄄manuelGrima)从婚礼角度出发,以作品讲述了他对婚礼设计的理解。
  我们常见的婚礼花门都是拱门,或以密集的排列手法编制出花门造型,或以藤蔓和草花勾勒出拱门外形,可约翰却认为花门可以更有创意。相比木质架构,铁艺的可重复使用率更高,也更容易造型。约翰的拱门设计形似弯月,白粉色系的花材次第开放,简约大方,又充满了想象空间。“虽然我们隐藏了另一半花门,却并不影响使用效果,甚至能够赋予更多想象。”约翰表示,若是草坪婚礼或是拥有更广阔的空间,不妨制作反向弯月花门,从前至后交错放置,更能营造出华丽的视觉效果。
  “婚礼桌花数量较多,设计应当简洁明了,同时要注意色彩的把控,只有速度与美观并重,才能快速完成现场布置。”约翰以高大的瓶器为基座,或用鲜明的黄与绿撞色形成视觉冲击,或用铁艺做架构插入同色系花材,操作极为简单,且所有资材均可反复使用,对业者而言可谓一举两得。
\

\

澳大利亚设计师约翰·伊曼纽尔·格里马(JohnEmanuelGrima)及助手

 
雷吉纳·莫特曼斯(RegineMotmans):节日消费除了花束还有小盆栽

  刚刚过去的母亲节,花店都销售了什么呢?花束还是花盒?在比利时设计师雷吉纳·莫特曼斯(RegineMotmans)看来,盆花组合同样精彩!简约的玻璃瓶器缠绕金色铁丝,异材质的冲突引人注目,银色花器里肆意生长的蝴蝶兰,赋予室内更多生机,金与银、黑与白是材料也是色彩的强强对比,即使某日你不再爱这盆花,依然可以保留这组瓶器成为下一组植物的栖息地。小盆花在零售时总是被顾客讨价还价,这时不妨将色彩相近的产品组合,只需换上简洁的盆器,就足以让画面感大幅提升,甚至带来截然不同的视觉感受,当然,利润也不再是单株销售时那般微薄。
  尽管雷吉纳的设计是以母亲节为主,但她始终强调的却是盆栽设计在实际经营中的重要性。花店作为鲜花销售终端,散布在城市的街头巷尾,若仅以鲜花为卖点,那么在经营上无疑是单调的,对于客户而言,其选择也颇为贫乏。雷吉纳认为,花艺设计师应当重视园艺类产品的设计,这不仅能够丰富商品种类,同时也能近距离地观察植物,从而了解植物习性,提升自我对植物的认知。
\

比利时设计师雷吉纳·莫特曼斯(RegineMotmans)

日本花道:传统中打开一扇窗

  初识朝山和代是在北京,那时她的身份是花卉推广人———英国大卫奥斯汀玫瑰的亚洲首席代表。她曾深入全球花艺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把控亚洲花材渠道,是亚洲花艺产业对话世界的权威推广者,而此次她的身份却有所不同。面带笑容、亲和力满分的朝山和代,将她喜爱的手工制作与花艺设计相结合,从新娘手捧到家居挂画,从简约的花艺小品到酒店大堂插花,缤纷的颜色、丰富的花材以及细致的手工技法,让现场花艺爱好者赞叹不已。
  黑色底座、红色饰品搭配色彩艳丽的宫灯百合,一款具有蓬勃生命力的作品立即呈现在眼前,比起独特的花材,朝山和代对于材料的使用更令人意外,在这款作品中,她用到了海绵、皮革和芦苇杆,其中不乏手工雕琢。“花艺设计总是很有趣,只要花心思就能用身边的材料创造出意想不到的作品。”朝山和代表示,材料的创作性极大,而这也是她喜爱花艺、乐于探索的原因。她十分注重材料与手工的结合。在用麻绳缠绕铁丝,遮住铁丝痕迹后,她将铁丝编成网状覆于手捧花上,手法与架构手捧并无二致,但麻绳与鲜花的组合让人眼前一亮;将空气凤梨种在贝壳里,只需一颗珍珠和一根银线便将其悬挂于作品上;将藤条以缠绕法制成一方画框,只需投入三五枝应季花材,便足以满载一室春色。“花艺设计不只是鲜花的创作,若是加入少许手工,不仅能够让作品与众不同,也能让顾客看到设计师的心意。”朝山和代在谈到“花艺与手工”这一话题时表示,希望通过此次展示,给中国设计师带来一些启发,从而创造出更多符合当下潮流的作品。
  作为与中国传统文化最为接近的日本三大花道之一,小原流花道以其清雅脱俗的意境美,这两年在中国发展很快。此次由小原流杭州支部支部长邓静香率队的专场表演,以文人调和琳派插花,分别展示了小原流强调文人情怀和注重装饰性的多样特点。
  清秀娴雅的邓静香,在舞台上的一举一动都传达出日式花道的修身养性之美。她使用五针松等富有中国传统文人气息的花材,展示了文人调插花格调高雅、寄托情怀的特点。琳派插花的特点是花器大而阔,花材多用交叉表现,从而体现出插花的立体美,装饰性非常强。这种插花使用花店的常用花材即可,插制灵活自由。第一次欣赏到小原流花道表演的观众,都被其魅力深深折服。当坐在第一排的一位女士被主持人问到感受时,她激动地表示,以前只知道插花是一种技巧,没想到会这么美,这么有诗意,她希望学习小原流花道。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以及花与艺术的结合。”日本花道的本源———池坊华道在国内同样极具知名度,此次由北京支部支部长高艳萍带队表演,打破了池坊华道北京支部一贯的表演形式,不再执着于介绍池坊华道的各类花型,而是着重介绍“生花”的插作。生花,成立于日本江户时代,它以1种至3种花材来表现草木扎根大地、顽强生长的姿态。现场制作的6款作品以贴近生活为原则,让观众既能感受池坊的插花艺术,也能体会插花为生活带来的改变。
 
韩式花艺:细腻中展现花艺的优雅

  韩式花艺这两年在国内非常流行,韩国知名花艺教育者、花艺名师郑华顺的专场表演,着重展示了空间设计中的色调之美———春之淡雅,夏之清爽。她将干燥的文竹枝加入空间设计中,轻盈而朦胧。在铁丝架构中,山归来藤在顶端缠绕出线条美,紫色绣球的加入,为夏季带来冷色调的清凉感,浅色百子莲的点缀则平衡了紫色绣球的厚重感。郑华顺强调,色彩应用原则有应季和反季之别,全在于设计者的匠心。
  中国花艺界熟悉郑华顺,是因为她特有的细腻优雅的韩式花艺风格,但是郑华顺在韩国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就是培养出数位世界级花艺技能大赛冠军的名师,曾获得韩国劳动部门颁发的优秀讲师证。
\

朝山和代

\

朝山和代作品

\

邓静香

\

高艳萍

\

池坊作品

\

郑华顺

中国插花:修心为上花艺逐渐走向生活

  台湾人文花道创始人王国忠是本次花艺表演的压轴嘉宾,其作品不多,却为现场观众详细讲解了花道美学的意义,启发大家多去了解中国历史、地理及人文知识,欣赏中国千年文明里的插花艺术。
  禅语有云:“一即一切”,意为当下一刹那的决定,就是你想要的样子,在插花中,你要剪哪一枝留哪一枝,其实都是舍得的学问。王国忠手持花材,仔细观察枝条走势,然后顺势剪切,将其插入花器之中。原本繁复茂盛的枝条,剔除后呈现出清晰的线条感与向上的挺拔感,这便是万国忠提倡的“舍”、“得”,舍才会有空间,越舍空间越大。
  或许是受外来文化的影响,许多花艺师认为插花应当丰盛而圆满,但王国忠却认为,插花重在意境与神韵,而非数量与体量。以茶席插花为例,三两枝花与叶便可营造出饱满的视觉感,或仅以春兰叶勾勒线条,就能让整个环境焕然一新。“能用两朵花来表达的作品,就不要用三朵花。”王国忠表示,要遵循少即是多的原则,以留白彰显空灵之美。实际上,人文花道的理念便是做减法,因为漫长的人生路上人们总在做加法,不断添加的砝码会越发沉重,终究会让人难以负荷。
  王国忠认为,古画、古籍有助于现代人研究中国文人生活中真实的插花场景,欣赏花的表情,揣摩插花者的心意,也有助于学习和琢磨插花技巧。传统插花要与时代接轨,不一定非要打破传统,而应当在保持传统的基础上,用现代的方法、思想来记录,从而保持原有的味道。
  随着季节展示不同的插花作品强调自然的变化,是易花道此次表演的核心。掌门人万宏及其弟子同台联袂,分别展示了直立插花、平行插花、倾斜式插花等7组作品,让现场观众看到了插花艺术中叶材与花材自然线条的美感。
  浙派插花表演由其创始人吴龙高团队带来。浙派插花脱胎于吴越本地文化,富有鲜明的江南气息。此次表演紧扣即将到来的端午节主题,使用菖蒲、艾草等时令花卉插制,季节感正是浙派插花讲求的特点之一。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伴随着《诗经》中赞美竹子的诗句,中国文人花道创始人应国宏等带来的文人花道表演拉开了帷幕。文人花道,是中国传统插花中的一支,强调文人的艺术气息,讲求休闲惬意的生活趣味。表演之前,文人字画、精巧几座上的插花小品等已经将舞台周边布置得书香浓郁,让人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古雅之意。以《映夏》为主题的作品,取材于太湖边的自然枝条,以表现当季景色。舞台上,应国宏看似随意地插花,另一位花艺师则悠闲自在地品茶。“插花回归它本来的轻松自在”是应国宏想要给观众展示的插花主旨。
  台湾花艺名师李清海,此次代表昆明红日茗花秀花艺培训学校,率学校教师团队带来了一场题为《花艺与丝绸》的表演,废弃的纸箱、毛线,轻盈的泡沫圈等材料,在他手中变幻出一个个漂亮的花束架构。主持人强调,在消费者着眼于花束体积大、花量多的时刻,如何让花束有创意与灵动感,是李清海表演中最为强调的。
  起落的跷跷板,三月里放飞的风筝,还有那些情节动人的连环画,让你想到了什么?北京花艺设计师童春华以“童趣”为题,将上述元素融入作品之中,凸显作品主题的同时,也将时光回溯至童年,从而引发了情感上的共鸣。表演尚未开始,跷跷板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而鲜花制成的3只宠物小狗分置在跷跷板上,颇有些儿时的情境,该作品当即吸引了小朋友的目光。之后,童春华在盆花作品中加入风筝元素,使得原本诗意的画面更具动感,视觉效果也更加丰富。童春华一直提倡亲子花艺,让幼童接触花艺美学的熏陶。她认为,每个天真的孩子都会喜欢大自然里的花花草草,他们通过视觉、嗅觉、触觉去感受这一切,并在心中播下美好的种子,但这一切常常被我们忽略,植物离孩子的生活越来越远。“我们希望通过亲子花艺,让孩子在学习花艺的同时去观察植物、亲近自然。”童春华说。
  作为国际花展的老朋友,台湾设计师张滋佳以“创意美学组合盆栽”为题进行了创作。蝴蝶兰、空气凤梨等生活中常见的盆栽花卉,经过组盆、装饰后摇身一变,让人眼前一亮。同时,张滋佳还展示了诸多小技巧,让现场观众亲手实践,现场氛围温馨而活跃。
\

王国忠

\

王国忠作品

\

童春华作品

\

张滋佳作品

文章关键词: 花艺 风潮

中国花卉报社 | 关于我们 | 法律申明 | 人员招聘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中心
Copyright (C) 2003-2017 China Flower &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 京ICP证040931号
版权所有:中国花卉网 Email:admin@china-flow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