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6日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花卉报 > 新闻 > 园林苗木 >

龙雅宜 把成果播撒在祖国大地上

2019-10-16 14:38:21|来源:花卉报|作者:郭馨怡

摘要: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北京植物园(也称南植)里有座宿根花卉园,是宿根花卉品种的栽培和展示园地。这里四季景致各有不同,格外引人。现年87岁的龙雅宜,曾经作为南植的一名研究员,把青春和汗水留在了这里。


  中科院植物研究所北京植物园(也称南植)里有座宿根花卉园,是宿根花卉品种的栽培和展示园地。这里四季景致各有不同,格外引人。现年87岁的龙雅宜,曾经作为南植的一名研究员,把青春和汗水留在了这里。
  龙雅宜长期从事露地花卉引种与选育研究,成功引种栽培的花卉有千余品种。致力于宿根花卉研究工作数十载,对花卉品种的引种、推广、应用有突出贡献。她理论扎实,勇于实践,著述等身,是推动我国花卉事业发展道路上不可或缺的重要一员。
 
因父亲结缘园艺

  香山诗书园收藏了龙榆生先生的千余通名人手札,别具自然意趣和文化气息。龙榆生先生是我国20世纪著名的词学大师、教育家,也是龙雅宜的父亲。
  刚入秋的北京还算不上凉爽,树枝上蝉鸣声声,晴空万里。龙雅宜从里屋出来,手里拿着一小瓶蝎子酒,满头白发,脚步蹒跚,却依旧精神矍铄。
  在助手的帮助下,龙雅宜缓缓坐下,桌上有个小玻璃瓶,像是吃完水果的小罐头瓶,一直用来盛水喝,老人嗓子不好,说点话就需要喝水。
  与园艺结缘,还要从她少年时期说起。“在江西老家,每当环境变故,搬迁居所时,父亲总要在住所周边种几丛竹子,一两个生长季过后,便可四季葱郁,为原本简陋的小院增添些许青翠素雅,全家人的心情也由此变得舒畅愉悦,我从小就在这种园林氛围中享受自然之美。”龙雅宜回忆着。
  “父亲爱种竹,也爱画竹,笔笔惟妙惟肖,着力及笔调都极为逼真,极赋竹之气节和神韵。”谈起儿时对父亲画竹时的印象,龙雅宜满是钦佩。她懂得那是父亲几十年来的观察、临摹、揣摩,还有勤加练习的结果。
  父亲一直有农作习惯,除种植竹子外,只要有块地,就会栽种一些蔬菜、水果和花卉,常请当地村民帮着翻地、整土、施用底肥,子女们则在父亲的指导下做些整枝、锄草、采收的简单农活,逐渐习惯了这种田园生活。龙雅宜没有想到,这些童年的细碎经历,竟然影响了她的一生。
  1950年考大学,凭着儿时对植物的熟悉和兴趣,龙雅宜选择了园艺系。当时园艺系分为花卉、果蔬两个领域,龙雅宜学习果蔬专业,期间还选修了园林学家汪菊渊先生的花卉基础知识课。接触花卉知识后,她的兴趣更加浓厚。
  1954年,从北京农业大学(现中国农业大学)毕业后,龙雅宜被分配到南植的温室花卉组,随后又去了露天花卉组。当时植物园领导俞德浚选中她研究露天花卉,但是没有导师,所有大小工作要靠她自己摸索着干。“我跟俞老说那就干呗,您教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龙雅宜没多想,立马答应了。
  从事两三年普遍花卉的引种工作后,在俞老的指导下,龙雅宜开始着重关注耐寒花卉、半耐寒花卉、球根等宿根花卉,并且成为之后几十年的工作重点。
 
一切从零开始

  在当时那个园艺应用品种匮乏的年代,想要选择适宜在北京生长或者适应能力强的花卉,并非易事。龙雅宜通过实践分析所学知识、查阅大量参考资料和国内外园艺书籍,对比世界各国植物园种子交换目录,历经近7年时间,才确定了相关品种的选择。
  龙雅宜真正深入花卉研究工作,是从百合属植物开始的。在广泛引种的基础上,她采用种间杂交方式,并与遗传所合作共同研究离体胚培养,克服了种间杂交的基本问题和杂交百合种胚的不孕性障碍,获得了3个种间杂种。龙雅宜告诉记者,以当时的科研条件,课题研究异常艰难,在没有匹配科研经费支持下的杂交育种工作难以为继,只能被迫停滞了。
  虽然没能进一步研究、应用百合杂交种,但龙雅宜摸索出一套适用于我国园林应用的原产种,如岷江百合的栽培经验,对后续百合花卉园林应用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上世纪70年代后期,麻省理工大学阿金堡教授赠与清华校友100多粒杂种大花萱草种子,后由植物园吴应祥先生交到了龙雅宜手上。当时我国萱草育种工作尚处于空白,拿到种子后,龙雅宜异常珍惜,她精心播种、分苗、繁殖,逐一记载评述单株性状。在五六年时间里,她独自完成繁杂琐碎的工作,最终培育出一批保持各自特有属性的无性系群体。
  品种鉴定后,龙雅宜选出试种效果好的60余个品种,命名后分发到海口、乌鲁木齐、哈尔滨、杭州、广州等地进行广泛试种。经过2至3年的实际栽培和观察,即使在气候差异较大的地区,也都获得了良好的试种效果。“这些种苗不是寄出去就完事了,还要跟踪后续生长状况,及时记录,得负责任。”龙雅宜说。
\
  由于在多地生长状况良好,龙雅宜成功地把大花萱草推广到祖国各地的园林应用中,大大增加了当时园林应用中宿根花卉的品种。1981年前后,基于多年栽培实践经验,龙雅宜在中国园艺学报发表了《中国大花萱草品种选育》的文章,陈俊愉院士对文章大为赞许,这对大花萱草后期的推广应用起到了积极影响。当时,观赏花卉还没有完全受到国家和产业、行业各方面的重视,能有这样的成绩,龙雅宜有种来之不易的成就感。
  多年从事一线工作,遇到最大的困难就是缺人。“以萱草选育为例,一亩多地的育苗地,整地、播种、分苗、施肥、浇水、锄草、防虫,没有工人,只有自己,但我还有更多建园种植工作要做。”说到人手缺乏困难,龙雅宜语气明显加重。实在忙不过来时,她就把爱人和儿子拉到地里帮着干活。“当时周末只有一天休息,但儿子和爱人从未喊苦、喊累,他们知道我的工作很重要。”龙雅宜一再强调,虽然很多工作都是从零开始的,但是家人的陪伴和良好和谐的家庭氛围,成为她强有力的支撑。
 
“中国铁线莲第一人”

  在花卉业内龙雅宜有“中国铁线莲第一人”之称。说是第一人,一点也不为过,龙雅宜是最早在我国引入栽培铁线莲园艺品种的。“当时南植从东北引种的樟子松土团上,木本专家董保华发现了一株中国原产转子莲植株,就立刻喊我过去。”龙雅宜一看是多年生宿根花卉,便把植株细心地移栽到试验地进行养护管理,收获了少许种子,后经播种栽培出一批小苗,成为后期培育铁线莲的重要亲本材料。
  当时国内园林界知道铁线莲的人并不多,园林应用更是未见。龙雅宜和同事大量收集铁线莲野生资源,并向各国友人收集部分不同品种,进行杂交育种,选育适合我国生长应用的品种。
  作为“藤本花卉皇后”的铁线莲,不同种与品种都具有各自的特异性,既有一定喜阳耐寒性,又有一些怕晒强光、畏湿热等大忌。新栽植的铁线莲植株头1至2年往往很美,但是好景不长,在盛夏高温高湿强光环境下,极易发生根茎腐烂病,植株慢慢死掉,偶有很少新栽植的植株留存下来。娇嫩的枝条春季发条极快,每2至3天就须依靠人工有序绑扎,才能达到一定景观效果,没有专人及时管理,就会变得杂乱无章。
  龙雅宜根据多年栽培经验,总结出一套栽培管理方法,为后续加入铁线莲事业的人打下了基础。
  目前,铁线莲在国内园林绿化中虽尚未有广泛应用,但已经有不少企业进行商业化生产,有越来越多的花友被俘获芳心,成为“铁粉”。北京天地秀色园林科技有限公司是中国较早从欧洲引进铁线莲园艺品种的企业,公司创始人到现在还与龙雅宜保持着亲密的联系。她工作桌上很显眼的位置摆放着的台历,也是这家企业专门印制赠送的。
  说起对铁线莲的热爱,龙先生说她不及一位狂热的“铁粉”,就是铃铛铁线莲的育种人。讲起这位爱好者,龙雅宜满脸笑容。“她用了十几年的时间,把书中所记录的中国特有野生种槭叶铁线莲自然分布区几乎都考察遍了,从悬崖峭壁上采收种子,然后再回来播种、研究、做实验,观察种苗生长规律,全凭热爱。”语音语调间都能感受到龙雅宜对这位朋友敬业精神的无限敬佩。而记者眼前这位耄耋老人却是对铁线莲的园艺发展倾注了数十年的心血。
  记者问起龙雅宜最喜欢哪个品种,她说没有最喜欢,只要群众接受的,就是喜欢的,为此她多年来引种和选育的都是普及型品种。“看到更多人能接受的品种,既是老百姓的愿望,也是我的愿望。”
  今年5月,在北京世园会上设立了铁线莲公共展示区,集中展示了铁线莲的独特之美,这背后,离不开龙雅宜多年心血的付出。
 
广交国际友人

  1982年,国际园艺学会在德国汉堡召开,农业部首次派出三名园艺界代表参加,龙雅宜经汪菊渊先生推荐,成为中国花卉园艺领域的代表,报告专题是当时中国的花卉资源状况。
  代表祖国花卉界参与如此重要的交流,龙雅宜既激动,又紧张。去之前,她问汪老师有何嘱咐,汪老说:“没什么,你就去广交朋友吧。”短短一句话,对之后国际之间品种交流产生了很大影响。
  龙雅宜与多个国家从业者一直保持着良好联系,书架上摆着与各国友人的合影。“其中多张是与多届国际铁线莲协会主席、英国皇家园艺学会资深专家雷蒙德·艾维森的合影近照,是这两年他为2019北京世园会专程来中国并探望我时拍摄的,说起来我们也认识30多年了。”说着,助手将带有相框的合影轻轻拿到会客桌上。一张张合影,不仅展现着深厚的跨国友谊,记录着岁月的痕迹,更见证着老一辈花卉人的成长。
  当时我国园艺发展与国外相差甚远,参与国际交流学习十分必要。在那个只有简单通讯方式的年代,保持联系也是件困难的事。“首先语言有障碍,交流不畅,而且需要经常写信、发邮件,到了圣诞节还要寄送贺卡,本来田间工作已经很忙了,时间又很有限,这些日常交流也给我带来了不小压力。”白天忙着花卉园区的建设、季节性品种调配,以及日常管理、记录等工作,还要挤出时间翻阅外文书刊,即使如此忙碌,龙雅宜都一直保持着与外国专家之间的交流。
  开展国际交流一方面是为了吸收国外的园艺知识,同时也为了宣传我国原产的花卉品种。龙雅宜一直十分重视中国传统花卉的推广与应用,2008年奥运会前夕,她曾与多位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园林工作者一起,建议突出传统花卉的使用,并得到采纳,成功地在奥运盛会上展现了我国传统花卉的风采。
  多年来,龙雅宜成功引种栽培的花卉有千余种(品种),她重交流,也重分享。她始终觉得园艺是包容性和开放性很强的行业,本土花卉要发挥更大的作用,同时也要吸收优良的国外品种,加以推广应用。
  但更需关注的是花卉应用的布局问题。基于全国的研究力量,龙雅宜认为,应该将我国传统花卉和各地区乡土花卉作为研究重点,进行深入研究推广,将引进外来品种作为辅助研究,协调好主辅关系,才有可能让中国花卉事业更上一层楼。
 
实践是第一位的

  言谈间,记者脑海中总会浮现出龙雅宜头戴一顶帽子,顶着炎炎夏日在实验田忙碌的画面。龙雅宜常告诉年轻从业者,实践永远是第一位的,只有亲身实践,才能获得并积累第一手切合实际的有用信息。
  科研工作必须要有技术的配合,特别是园艺,具有很强的操作示范性。龙雅宜那代人,是改革初期放眼看世界的第一批园林工作者,缺人力、缺物力、缺财力。而现在,前辈已经打好了基础,但依然有很多园艺公司反映,没有熟练工人做技术骨干,问题便出在了不肯花时间在实践上。
  园林行业的发展,每一个环节,都离不开一线工作者。“植物园的一草一木是前辈们亲自动手实践出来的,绝不是用电脑直接出来的。”龙雅宜这句看似玩笑的话,确是最实在的道理。“现在很多园林院校毕业生,乃至园林从业者都缺乏实践经验,缺乏这种脚踏实地,吃苦耐劳的精神。”龙雅宜说道。
  “季节的转换、气候的变化等由于环境和多种因素的影响,植物的状态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变化,不亲自实践,就无法知道其变化的细微之处。”现在花卉行业的专业书籍越来越多,现今的从业者已经有了“站在前人肩膀上发展”的优势,就更应该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活学活用,不断从实践中迈向新的高度。
  龙雅宜右手食指和中指的关节因积年劳累,已经严重变形,这是多年在地里干活留下的永久印记,时常还会有阵痛感,所以身边才常备蝎子酒。
  谈起每项工作时,龙雅宜对很多细节都历历在目,因为她一直保持着写工作记录的习惯。几十年,每完成一个工作,都会记录下来,引种后获得的种子,分发给各地后,会及时跟进记录反馈信息。“不能把种子发出去就不管了,要负责任,要跟踪记录。”龙雅宜说这些都是实践的一部分。
  与记者同去采访龙雅宜的还有原北京植物园园长张佐双,龙雅宜曾是北植的花卉顾问。采访间歇,两位园林人聊起业内朋友和行业变化,龙雅宜时而眉头紧皱,时而喜笑颜开,格外认真。即使退休多年,她心里都始终装着那一方天地,还不忘时刻提醒年轻人实践的重要性,因为这正是她多年来一直坚守的。

文章关键词: 园艺

中国花卉报社 | 关于我们 | 法律申明 | 人员招聘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中心
Copyright (C) 2003-2017 China Flower &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 京ICP备14020426号-1
版权所有:中国花卉网 Email:admin@china-flow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