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薇专栏】中国插花 如何向内挖 向外学 丨深度报道
2019-07-01 16:06:11
  中国现代插花发展四十年,一开始是向外学,“西风东渐”盛行一时;随着近年传统文化复苏,向内挖掘插花文化也蔚然成风。然而,审视今天中国插花繁荣复兴的局面,必然存在着飞跃式发展造成的在基础、系统化、文化内涵等方面的欠缺。若想在未来厚积薄发,必须要重新面对一个话题——中国插花 如何向内挖 向外学

挖掘传统 / 需要厘清历史脉络

\

宋代名画《听琴图》

\

宋末元初 钱选作品

“敦煌的壁画里有枯枝和牡丹的插花,在唐代人们已经会欣赏枯枝之美。”刘瑛说,她建议从壁画拓本中寻找线索,她已经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不断在古董领域寻找插花的蛛丝马迹。

\

宋代 姚月华的胆瓶花绘图

\

宋代 李嵩的花篮图

跳开插花 / 深入文化血脉之中

以插花为核心,纵线是历史脉络的梳理,横线就是插花所根植的民族文化大背景研究,跟插花相关的器物学、色彩学、书法绘画、空间美学等,越来越被提上研究日程。

      
“每研究到一个朝代的插花,都需要把这个时代所有的背景文化整理清楚,它们和插花是相通相融、互为验证的。”万宏说。还以《听琴图》为例,他又补充说明中国插花在用器上的讲究:“花器为青铜鼎,鼎在古代是皇权的象征,正与画中主人宋徽宗的身份相符,这体现了插花规格的高低。”
      
半开花院创始人吴永刚还特别提到画中插花几架:“几架造型极简,端庄质朴,表现出高超的美学修养,与插花一脉相承。”吴永刚认为,中国历朝历代器物丰富。“一位侍花人对器物不了解,插花很难达到一定高度。”他自己专门花了3年时间在网上听专题课程,了解中国器物的历史变革。“植物学、器物学、色彩学、光影,已经不算延伸学科,而是一件插花作品必然涵盖的范畴。”
      
谈到色彩学,万宏认为,传统插花理论不是研究太多,而是远远不够,色彩就是其一。中国的五色理论不是色彩与五行的对应这么简单,而是蕴含深刻的色彩关系理论。比如,传统文化讲四季生发和收敛、阴阳消长的变化,春季阳长阴消,所以春天的用色总体上讲就比较明亮,比如浅粉、淡黄、嫩绿;秋天阴长阳消,秋天的色彩就多用浓重偏深沉的暗红、咖啡、深绿等,这是可以用《易经》原理解释清楚的。
      
全日本华人花艺协会名誉会长、广州小原流支部长杨玲告诉记者,插花者要关注书法、器物和空间陈设,插花还包含在茶道里,“茶花”一味。
      
“说到对内挖,还应该加入对中国古代传统文化艺术品的深度挖掘,比如不同时代的画作、器皿、珠宝首饰设计、建筑等。从一些细节的留白与形线表达、设计构成形式和比例、色彩的运用与表现入手,包括考虑一些传统材料是否可以与插花作品共同进行再创作,让其产生新的民族文化色彩的表达。”北京鹿石花艺教育校长姜卓群说。
      
“当你真正意识到传统插花是什么,会觉得自己就像个孩子,初探门径,一辈子也学不完。”吴永刚的话想必说出了众多研习者的心声。

\

\

上图均为明代陈洪绶作品

借鉴日本 / 艺术与商业俱有可取
 
 
中国插花需要学习日本吗?这个问题早已跳出了曾经“崇洋媚外”的偏见阶段,现在的主流思想是:日本插花从中国“拿走”了那么多东西,我们为什么要拒绝拿回来?
      
所谓“拿”,当然是站在民族文化本位上的借鉴吸收。万宏认为,日本提出“花道”概念,将插花由技艺上升到哲学实践的范畴,是对东方插花的贡献。若具体而论,日本花道在两方面值得我们研究学习,一是艺术风格上,在明治维新以后,更加适应现代居室空间的小原流,以及充满现代、后现代气息的草月流相继创立,让日本花道在现代生活中重焕生机;也是在此时期,日本花道建立了家元制,这是一种以教育为核心的商业模式,完全适应当今社会生活。至此,日本花道两条腿走路,繁荣至今。
      
多年一直促进中日插花文化交流的杨玲表示,总体来看,当今日本插花的技巧、色彩、细节等整体的美学完成度是值得学习的。比如池坊的立花、生花,达到一种极致的美,而小原流插花表现自然,得心应手。“日本的书法、茶道,都和中国有关系,但是已经脱离了中国文化的系统,插花也是如此,特别是池坊。”她还强调,日本插花对于植物学的重视足以给人启发。
     
 “日本花道重视对每一样素材的理解,比如怎样对一种松修枝剪叶,怎样用它做大作品时使用隼卯结构,接在一起形态天然,这些可以花五六年时间去研究,心不静则很难做到。”吴永刚说,“日本花道强调对生命感的理解,每种花代表的生命力不同,比如枯枝、新芽,主要花材、次要花材,区分很清楚,想表达任何主题,都能明确对应——其实欧洲人也在学习日本花道,想要知道里边的东方文化。”瀛花物语创始人浅草说。
      
“日本插花的精致度是特别给我启发的,比如同样都是用‘纸’,我也喜欢把扇子、书法、剪纸等融入插花,但看到日本老师使用和纸的手法,感觉他们特别细腻,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们就应该在这种看不见的地方学习。”刘瑛说。
 
\
 
和纸的使用
 
 
学习西方 / 基础不足仍是痛点
 
 
台湾花艺名师陈垂训说起当今花艺界的网红现象,颇有感触:“学习西式花艺只从‘形’上去学,而不去学精神层面,不少现场作品并不好看,只能靠特写照片和后期修图。”他戏言今天中国花艺界的拍摄水平世界第一,但作品总是“怪怪的,不对味”。比如他提到季节感,欧洲花艺师会注重季节性,夏季会慎用酒红色、深紫色、橘色等,哪怕它们很流行,但属于秋冬色。当然,如果你特意去搭配玻璃或亚克力,依然会有清凉感,但如果搭配红绒布,就显得不够专业。
      
上海花雅集创始人杨雅婷谈道,季节感是花艺师对花材的理解和把握,商业设计中一样需要季节感。夏至时节,她在上海外滩用大丽花做大堂花设计,国外的客户完全看得懂,感谢她说,“你把户外的景色引入了饭店”。台湾现在讲“节气生活”,即跟着大自然的节奏走,这个概念是花艺师特别需要把握的。
      
“欧式花看着不难,但是里面有植物学、结构学和建筑学。”浅草表示,植物学中,花材以形状、存在感等角度,分为大、中、小。花的材质有金属型,比如红掌或发光发亮的叶子;丝绸型,比如柔软的豌豆花。此外,还可以分直立花材和下垂型花材,会明确四季哪些花最有代表性。
      
不了解植物,就很难用材料创新。陈垂训提到,日韩的花艺师可以把竹子用得很有创意,比如韩国花艺名师吴勉可以将竹子解构、重组,变成另外的造型,西方的花艺师可以不断开发新的材料做架构,但是国内花艺师往往局限于跟风模仿,即便有创新,也似乎摸不到章法。
      
不管是季节感、植物学、色彩学还是创新能力,当今中国西式花艺学习最终的弊端是指向基础教育,因为所有这些知识技巧,都不是速成的,统一融汇在长达数年的系统专业花艺教育中。
     
 “向外学,我们需要建立插花花艺教育体系。西方花艺界相对重视职业教育,花艺师学习三年大专或本科学业,再经过几年实践操作才能就业。中国花艺教育目前还是以短训班为主,虽然学员很努力,但基础欠缺总是遗憾。”蔡仲娟十分感慨,她用一句话表达西式花艺学习的方向,“教育是大事业,不能走短平快路线。”
      
植根本土,吸收外来,最终会落实到每一位花艺从业者身上。北京YANG FLORA创始人幸福羊头这样总结:“在信息爆炸的当下,要获取花艺的学习资料是非常容易的,而选择性地学习是比较困难的。”作为新一代中国花艺师,经历了独生子女浪潮、跨世纪和互联网崛起,这注定他们身上有中国特色和世界思维的烙印。所以,当务之急是看清自己,看清历史和现在,才能看到未来的方向。
微信:
公告号:
热门标签
达人专栏
想要成为达人吗?发布自己的文章观点,请马上申请吧,点击下方按钮即可马上申请达人!
我不是会员,我想投稿,点击下面,可以发布投稿,我们审核后,将发布您的稿件。
注:只有登陆会员才可以投稿
达人排行
总榜单
姓 名:
排行榜
100%
100%
100%
中国花卉报社 | 关于我们 | 法律申明 | 人员招聘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中心
Copyright (C) 2003-2017 China Flower &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 京ICP备14020426号-1
版权所有:中国花卉网 Email:admin@china-flow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