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5月25日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花卉报 > 新闻 > 花卉 >

插花不仅要文化自信,还要文化“他信”

2020-05-25 11:20:37|来源:花卉报|作者:刘瑛

摘要:这几年我们总说插花需要文化自信,但我想说,不仅要文化自信,还要文化“他信”。


  这几年我们总说插花需要文化自信,但我想说,不仅要文化自信,还要文化“他信”。
  拿什么让别人相信呢,那就需要深挖自己的插花文化。古代诗词歌赋中留下很多描写插花的诗句,这是插花文化的第一次沉淀。这次沉淀后的插花在哪里呢?我想是在壁画和石刻里。
  去年9月,我曾远赴敦煌。尽管隔着屏幕或玻璃,我还是找到一些插花壁画。我买了一套敦煌壁画书籍在家翻阅,想着下次去龙门石窟也要找找插花石刻。
  今年3月的特别时期,龙门石窟恢复营业的第二天我就去了。早上游客寥寥无几,几经周折,我看到了1500年前的插花,异常感动。
  魏晋南北朝时期,在民间插花的基础上,佛前插花是把花立起来。在皇甫公窟北壁西侧,有一铜罂插花浮雕,高170厘米,宽50厘米。铜罂为细颈、鼓腹的圈足,饰莲瓣,内插有莲花、莲叶、花蕾、莲蓬等,上下对称雕出两对花叶,另有3朵分别呈初开、盛开、开后形象的莲花。这完全是以写实手法雕出的插花,花型成熟,应该是中国流传至今最早的佛前插花石刻之一。
  魏晋南北朝的佛前插花明显不同于之前民间头上佩戴、盆插和盘插的花。它们是在佛前依照一定准则和规范,将花立在器皿里。令我惊讶的是,眼前浮雕的花体与花器的比例,与我学习日本花道的知识是一致的,它是中华古老插花文明的实证。这让我不禁猜想,中国佛前插花体系规模曾经盛大,日本花道早期立花的花型和它如出一辙。
  不可否认,中国虽然有悠久灿烂的插花文化,但到了20世纪初,积贫积弱已逾百年,早已丧失了话语权。而那时的日本将插花作为女子教育的一环,确立了插花指导体系,得到广泛普及。因此很长时间以来,世界对东方插花的认知几乎仅限于日本,许多西方人更是把插花当成了日本土生土长的国粹。事实上,东方插花的文化根源不仅在中国,且日本插花在其发展的各个历史阶段,都在不断地接受中国插花艺术的影响,两者具有一脉相承的关系。
  在日本遇到插花是我的缘。我从学习花艺设计到日本花道,前后经历了很多年,让我获益良多。现在回到国内,我有一种使命感,觉得应该用自己在插花中的所学所思,研究、实践中国自己的插花。
  龙门石窟之行收获满满,完成了我多年的夙愿,即便这次找不到石刻插花也没关系,因为比这更美、更精致的中国插花浮雕现藏于美国纳尔逊美术馆。我想,我终将会与它们相遇的。
\

\

\

藏在壁画和石刻里的插花

文章关键词: 插花

中国花卉报社 | 关于我们 | 法律申明 | 人员招聘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中心
Copyright (C) 2003-2017 China Flower &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 京ICP备14020426号-1
版权所有:中国花卉网 Email:admin@china-flow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