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7月24日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花卉报 > 新闻 > 花卉 >

花卉产业园区要面子还是要里子?

2020-07-24 10:24:51|来源:花卉报|作者:苏西

摘要:随着花卉种植面积的逐年增加,我国花卉产业规模初步形成,成为农业产业化结构最有活力的“朝阳产业”。


  随着花卉种植面积的逐年增加,我国花卉产业规模初步形成,成为农业产业化结构最有活力的“朝阳产业”。但是随之而来的土地流转、温室建设是否合规、农业配套等问题却在阻碍着花卉生产者的步伐。
  由政府主导建设的花卉产业园区,曾一度被认为是花卉产业规模化、设施化、标准化的有效突破口,但过去的二十年里,各大花卉主产区的示范园区建设步伐从未停止,但鲜有坚持下来的,并实现社会效益、产业效益的模范。
  据统计,目前中国花卉生产总面积在150万公顷上下,位居世界前列,但产值却不高,仅占全球花卉总产值的10%。和荷兰等花卉产业较发达的国家相比,国内的花卉产业目前还存在进出口规模小、布局分散、流通环节多、配套人才和服务不足、知识产权保护和监管不足等不健康状态。
  集群式的花卉产业园本应是生产者的福音,可以更好地整合资源、统筹管理,集中而高效地利用土地和提升生产效率,同时还可集中解决生产企业的土地、用工、用电、用水、物流、市场销售等问题,为生产企业提供便利。
  但,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过去的二十年里,全国各地花卉产业园建设不计其数,政府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和资源,几乎每个适合花卉种植的地方都有花卉产业园,甚至连并不是特别适合花卉种植的西北地区也有花卉产业园。每个园区创立之初都是口号响亮,招商政策一个比一个诱人,但定位不精准、运营管理不善,大部分的花卉产业园到最后都沦为了包租公的角色,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实际上,大多数的花卉产业园区都是以地方政府或行业主管部门为主导建设,作为园区的管理方,一方面以包租公角色跟园区企业打交道,另一方面又以主管领导角色对园区管理和发展指手画脚,出发点就存在极大的误区。每一个花卉企业都是行业的基石,他们面临着巨大的经营压力,园区管理者更应该以一个服务者的角色出现。
  某省级花卉示范园,2000年就已成立,可是直至2017年才铺上柏油路,更别提其它配套服务了。园区模式为企业规模化发展,解决了土地流转问题,加强了集约效应,这原本是好事,但很多地方雷声大雨点小,相关配套落实又慢又差!最后园区内企业都各自为战,自己解决。
  还有不少花卉产业园,在初具规模之后,租金水涨船高,花企不堪重负大量流失,导致入驻不足,土地闲置,这种朝令夕改的管理方式,让企业无法安心发展生产。
  对于大多数生产者而言,能提供一块合规、稳定的土地已经不易,不敢奢求其它服务,但是这样的园区存在的意义在哪里?花卉行业又谈何发展?
  2017年,红河州盛大召开省级现代花卉产业园启动大会,当时规划建设2.5万亩,号称要做花卉产业4.0,理念是共享园区各种免费资源,种出好花;大数据和供应链金融支持促进行业发展;互联网+签约种植,田间地头直接销售。然而,现状如何,业者共知!
  口号喊得响,不如落地实干服众。放眼望去,云南开远市国家农业产业园就是值得借鉴的典型案例。三年半成功申报到国家级现代农业产业园,两个月流转3000亩土地,15天搭建好电力配套,总产值达15亿元,入驻23家花卉行业头部企业,直接帮扶1000户贫困户脱贫,浙江丰岛、云南爱必达、上海虹华、上海立深新园、荷兰西露丝、美国保尔等企业基本上在入驻当年就投入生产。
  如此迅速的发展,离不开该园区精准的定位和务实的服务。据了解,整个园区配备了两个服务团队,一是以开远市副市长为主管领导的政府服务团队;二是由红河创森高原特色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负责运营的企业服务团队。两个团队各司其职,各担责任,办事效率既快速又优质。
  政府服务团队由开远市副市长主管,相关各局的局长为团员,园区遇到问题都是到达现场开会解决。在筹建之初,园区需要规模化连片流转3000亩土地,政府团队不分昼夜地工作,仅用两个月时间就流转出来3000多亩土地。在电力配套上,从提出来到变压器建好仅用了15天时间。
  作为企业服务团队,红河创森高原特色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负责整个园区的运营,结合开远当地的地理气候特点,以高端花卉为定位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引进了大量的高精尖花卉企业,这些企业在行业内各个领域均有着独有的竞争力,形成资源要素高度汇聚。“我们很清晰,要做高端花卉全产业链,不是我们自己去做全产业链,而是邀请每一个领域最专业的公司来一起做,用他们的优势,强强联合,共享资源,共同发展。”红河创森总经理朱剑非说。
  同时,红河创森公司整合资源、统筹管理,为企业减少运营成本,统一做好园区的七通一平;投资建设二氧化碳气站、天然气站;集中引起现代化智能温室设施;与科研院校合作,寻求技术和品种资源;根据企业的生产需求定制设施建设等。
  企业没有条件做的事情,通常园区带头先做了,然后共享给入驻企业一起使用,提供最大化的便利。“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服务好入驻企业,让企业安心做生产,只有他们强大了,园区的集群效应和社会价值才能实现。”朱剑非说。
  开远园区所在的黑泥地村,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过去这里是泥滩地,种植玉米和水稻的产量都不是很高,人均年收入仅在3000元左右。黑泥地村委会主任钱保兴感慨地说:“现在通过流转土地和在园区务工的收入,村里人均年收入增长到了3万元。”
\

云南开远市国家农业产业园

文章关键词: 花卉

中国花卉报社 | 关于我们 | 法律申明 | 人员招聘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投稿中心
Copyright (C) 2003-2017 China Flower & Gardening 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市通信管理局 京ICP备14020426号-1
版权所有:中国花卉网 Email:admin@china-flower.com